小羊倌和他的開心農場
生于1991年的郭秀洲,家住安福縣洋溪鎮田里村,父母務農,是家中獨子,大專畢業后進入國企,本來生活還不錯。可是,“天有不測風云,人有旦夕禍福”。

在安福縣洋溪鎮,有一位“90后”小羊倌。他通過辛勤勞動,甩掉了貧困帽子,建起了漂亮房子,過上了幸福日子。他是誰?他是如何脫貧的?請看:

管美蘭

生于1991年的郭秀洲,家住安福縣洋溪鎮田里村,父母務農,是家中獨子,大專畢業后進入國企,本來生活還不錯。可是,“天有不測風云,人有旦夕禍福”。2014年,父親因病去世,母親患上精神分裂癥,家里變得負債累累。為照顧母親,他辭職返鄉。由于沒有收入,且母親需定期治療,當地政府將其列為建檔立卡貧困戶,安排了幫扶干部,鼓勵他早日脫貧。堅韌勤奮的郭秀洲,沒有“等靠要”,而是依靠黨的扶貧政策和自身努力,創辦家庭農場,成了脫貧致富路上的先進典型。

他有一顆聰慧的心,

直播、抖音、朋友圈,每個平臺都有帶貨新“姿勢”

為盡快脫貧,郭秀洲利用自家80畝農田和自留山嘗試種養。起初因不懂技術虧損不少,后來通過自學、參加培訓等辦法,逐漸掌握技術。2018年,他申請到5萬元無息貸款,租賃70畝地,在當地扶貧工作人員的幫助下,創辦了占地150畝的家庭農場,發展油茶、土雞、山羊等產業,形成了立體種養。

為把農場搞好,他吃了不少苦,建羊圈、種果樹、挖魚塘等都盡量自己動手。“干點臟活累活不要緊,要命的是,再惡劣的天氣,山羊都要出門找食物。”2018年初的一個暴雨天,他帶著羊群上山,傍晚到家清點時發現少了一只,便立即回去尋找。因山路崎嶇,雨天路滑,他走得極慢,數不清摔了多少跤,淋了多少雨,直到深夜12點多,才找到迷失的羔羊。他興奮地抱著它往回趕,快到家時又摔了一跤,這次由于雙手抱著羊,只能直挺挺地滑坐在地上,大腿被劃破鮮血直流。因傷勢嚴重,醫生給他縫了十幾針,還交待他休息半個月。

養傷期間,郭秀洲意識到,要想辦法讓山羊在惡劣天氣不用出門,否則意外還會降臨。經多方打聽,他得知黑麥草可解決這一難題,且每畝種植成本只要100元,他便將羊圈附近13畝農田全種上黑麥草,造了一個綠色草原。從此,再也不怕惡劣天氣了。他還通過網絡直播、抖音、微信群、朋友圈等平臺,拓寬了產品銷售渠道。“現在,日產雞蛋100來個,每個2元,主要通過網絡銷售。”郭秀洲笑著說。

他有一顆感恩的心,

危改、低保、產業補貼,每項扶持都被點滴記錄

今年年初,新冠肺炎疫情襲來,郭秀洲積極參與村組值守,并主動捐贈大米、蔬菜、雞蛋等物資,為防控工作添磚加瓦。而他的農場因疫情導致土雞和山羊無法出售,且食料不能運送到家,鎮村干部多次詢問是否存在困難,他卻只字不提。好在鎮村干部經過多次實地走訪,發現了他的困難,迅速幫忙推介產品。如今,他的土雞、雞蛋和山羊都不愁賣了。

“我能有今天,全靠黨的好政策,全靠大家的幫助。”提及扶貧政策,郭秀洲逐一介紹,“我媽每月有240元低保金,50元殘疾補貼。”“以前我們住在黃泥巴砌的老屋里,父親在世時一直想建新房,但剛選好位置他就走了,我返鄉的第一個目標就是建棟新房給我媽住。2017年,鎮村干部幫忙辦理了建房手續,申請了危房改造;2018年,得到2.2萬元補助款;2019年,新房裝修好。”“縣里出臺了產業獎補政策,去年我的山羊、土雞、油茶等獲得15420元產業補貼。此外,還有種糧補貼……”言語間,郭秀洲的感恩之情溢于言表。

“去年我養了1000只土雞。如今,土雞剩600來只,能賣9萬元左右;母羊剩100余只,小羊100來只,母羊能賣十幾萬元,這些錢足夠還清無息貸款。今年的目標是買輛車子,有空就帶我媽去兜風……”算著種養收益,談及今后生活,郭秀洲充滿希望。

吉安新聞網版權與免責聲明

    ①凡本網注明來源“井岡山報”、“吉安晚報”、“吉安新聞網”的所有文字、圖片內容,版權均屬井岡山 報社所有,其他媒體未經井岡山報社許可不得轉載。已經許可轉載的,必須注明稿件來源“吉安新聞網”,違者井岡山報社將依法追究責任。
    ② 凡本網注明來源“新華社”的所有內容,版權均屬新華社所有,本網已獲授權使用,任何其他媒體不得從 本網轉載、轉貼或以其他形式復制發表,違者井岡山報社將依法追究責任。
    ③ 凡本網注明“來源:XXX(非吉安新聞網)”的內容,均轉載自其他媒體,轉載的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 息,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,也不對其真實性負責。
    ④ 如因作品內容、版權或其他事項需同本網聯系,請在30日內進行。郵箱zgja2004@163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