難忘木口竹筧水
曾記得上世紀60年代,贛中山里人家的飲用水算是名副其實的“農夫山泉”,深山農家只需用竹筧對接屋后山泉眼,清涼甘甜的泉水便由竹筧流到廚房、牛欄、衛生間。

胡春麟

曾記得上世紀60年代,贛中山里人家的飲用水算是名副其實的“農夫山泉”,深山農家只需用竹筧對接屋后山泉眼,清涼甘甜的泉水便由竹筧流到廚房、牛欄、衛生間。

你看那一根接一根的竹筧總是那么低調,時而欣然大方地伸展在村道旁,時而悄然隱藏在草叢中,最后靜靜地橫臥于山里人家的房前屋后。那樸實無華汩汩山泉水不知在竹筧中默默地流淌了多少年月,不聲不響地默默奉獻滋養了村里多少輩。

對此,除城里人來到山里會感到一股子新鮮和好奇外,山里人是不大注意的,只是偶然斷水之后,才會去巡查接通一下竹筧或清理淤泥,然后理所當然悠閑地享受那股清純而又甘甜之水。

去年八月,坐上表弟的轎車,跑在寬暢的瀝青公路上,只用了兩個小時,耄耋之年的我回到了闊別56年,曾經工作過的地方——吉水縣白沙鎮木口小山村。土地革命戰爭時期,毛澤東曾來到該村,了解村民土地革命和生產生活的情況,并為此寫下了著名的《木口村調查》一文。

站在村頭那棵樹齡1800多年的古樟樹下,極目遠眺,映入眼簾的是村里一幢幢高樓鱗次櫛比,山環水繞,古木蒼翠,紅綠相映,民富心暢。村里一派富裕美麗幸福的小康景象,怎不令人感嘆新農村變化之大?

進村后,由于天干物燥,我才注意到56年前農村信用社工作、生活時用過的那不惹人眼的竹筧水,今天不少人家還在飲用。那晚表弟家有水聲入耳,不是細雨無聲,不是暴雨狂瀉,不是波濤洶涌,不是溪流涓涓,而是廚房后傍山的竹筧水在慢慢悠悠流淌,輕輕柔柔地發出自然平和的汩汩聲,偶爾在竹筧銜接處和竹節中有細流滴落撞擊竹筧的嘀嗒聲。這聲音婉轉清越,悅耳動聽。伴隨著水聲,有一種流動的波紋狀的力量,激蕩著我的內心。我悄悄起床,順著聲音來到廚房蓄水池竹筧水入口處。我深情地躬身低頭,迫不及待地用雙手捧起清涼甘甜的竹筧水猛喝了幾口,仿佛又回到了56年前在木口農村信用社工作生活時的情景。在這靜夜娓娓淡遠的聲音中我漸漸平靜安穩下來,不久就進入了甜甜的、久別的山村夢鄉。

如今的木口村早已舊貌換新顏,家家戶戶都通了自來水,但大家在干旱季節還會飲用清澈透明、甘甜可口的竹筧水。已經有村民用塑料管、鋼管代替了竹筧,但是聽不見那細細悅耳流水的撞擊聲了,人們總覺得少了點什么似的,水質也發生了一些變化,沒有過去竹筧水那么清純、甘甜了。再加上長年累月風吹日曬,塑料管易老化,鋼管易生銹,要更換不劃算,不少村里人還是樂意到自家山上斫幾根毛竹削筧接水,更方便、更實惠、更環保。

回城后,我常想贛中山里人也和那清澈透明、甘甜可口、永不干涸的竹筧水一樣,始終保持著淳樸、善良、堅毅、勤勞的優良鄉風傳統。那四面樹木蔥蘢的青山猶如巨大的屏障,呵護著木口村竹筧水,呵護著這片天朗、氣爽、人長壽的山中美地。

吉安新聞網版權與免責聲明

    ①凡本網注明來源“井岡山報”、“吉安晚報”、“吉安新聞網”的所有文字、圖片內容,版權均屬井岡山 報社所有,其他媒體未經井岡山報社許可不得轉載。已經許可轉載的,必須注明稿件來源“吉安新聞網”,違者井岡山報社將依法追究責任。
    ② 凡本網注明來源“新華社”的所有內容,版權均屬新華社所有,本網已獲授權使用,任何其他媒體不得從 本網轉載、轉貼或以其他形式復制發表,違者井岡山報社將依法追究責任。
    ③ 凡本網注明“來源:XXX(非吉安新聞網)”的內容,均轉載自其他媒體,轉載的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 息,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,也不對其真實性負責。
    ④ 如因作品內容、版權或其他事項需同本網聯系,請在30日內進行。郵箱zgja2004@163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