守護“夕陽”的鐵匠
新干縣界埠鎮老街一間打鐵鋪里,67歲的楊桂根鐵匠仍在堅守著打鐵這門老手藝。

       

劉婷

新干縣界埠鎮老街一間打鐵鋪里,67歲的楊桂根鐵匠仍在堅守著打鐵這門老手藝。

“我爺爺,我爸,再輪到我,都打鐵,三代人,傳承了100多年。”楊桂根不無自豪地告訴筆者,他15歲就被家里安排當了打鐵匠,繼承祖業,“我打了52年鐵了。”

年近古稀的楊師傅雖然一頭銀發,但看上去精神矍鑠,熊熊爐火之光照亮那張通紅的臉龐,更顯得他比實際年齡要小得多。他身上那一塊塊結實的肌肉完全可以與年輕人媲美,讓人不禁想起那句“打鐵還需自身硬”的話。

楊桂根告訴筆者,他打造的鐵器范圍很廣,也見證了社會發展的變遷。上世紀七八十年代多是菜刀、鐮刀、鋤頭等農具,后來演變為建筑用具、工廠里的機器零部件等。

憑借祖傳的嫻熟技藝,工藝不斷改良,楊家打鐵生意多年來都很紅火,也錘煉出了楊桂根吃苦耐勞、專心專注的打鐵精神。

楊桂根說,打鐵的流程工序多,總結起來包括選材、生火、加熱、鍛造、再加熱、再鍛造……直至成型、淬火。要鍛造出一件好鐵器,完備的設施和工具也是必不可少的。

一是火爐,要鍛打的鐵器先在火爐中燒紅以便鍛打。二是鐵砧,燒紅的鐵器被移到大鐵砧上鍛打,大鐵砧即鍛打的工作平臺。三是風箱,與爐膛相通,風進火爐,爐膛火苗直竄,便加速鐵器的燒制。四是小錘,鍛打時,鐵匠一般會用右手握小錘,以特定的擊打方式鍛打。

“這些年,最大的改變是有了空氣錘和電動磨光機,有了電動工具,打鐵也輕松一些,不用再使蠻力掄大錘了。”楊桂根說。

打鐵工序看起來很簡單,但實際上非常需要經驗和技術,可以說,是體力與技術的結合。

“鐵燒得太紅會熔斷,太黑了打不動。又比如在鍛打成型的過程中,看起來只是簡單的敲打和翻轉,如果不懂方法,稍微弄錯,就成不了型,需要重新把鐵燒紅鍛打。而淬火的過程,看起來只是把成型后的刀具燒紅,放到水中淬煉,但是如果火候掌握不好,打出來的鐵器就會不耐用或者很鈍而不好用。”楊桂根說。

如今,隨著社會的進步,機械化、自動化的飛速發展,現代工業產品慢慢替代了傳統打鐵手工技藝,打鐵的市場變小了。

“現在全縣不超過十家鐵匠鋪了,界埠街只剩下我這間打鐵鋪。”楊桂根感慨,以前新干縣有大大小小幾十家鐵匠鋪,隨著社會的發展,鐵匠鋪的生意越來越冷清,很多鐵匠鋪關門轉行。

俗話說:“世上活路三行苦,撐船、打鐵、磨豆腐。”許多人都覺得打鐵很累,是個寂寞枯燥的行當,每天重復的事情幾乎一樣,利潤也低。“像剛才修的那把鐵耙,10元一把還加鋼,你覺得賺得多嗎?”楊桂根像在自問自答,“現在打工有的每個月能掙到四五千元,確實比打鐵強吧?我帶的幾個徒弟做了三四年,就轉行了。”

行業的輝煌屬于過往。隨著年紀增長,楊桂根也開始限量接單,主要做一些定制的柴刀、鋤頭、耙犁、鏟子等農具。“現在是能干多少算多少,能賺多少是多少,最重要的是有人喜歡我打的東西。”其實,楊桂根更希望這份事業后繼有人,鐵匠鋪燃燒百余年的爐火才不會熄滅。

吉安新聞網版權與免責聲明

    ①凡本網注明來源“井岡山報”、“吉安晚報”、“吉安新聞網”的所有文字、圖片內容,版權均屬井岡山 報社所有,其他媒體未經井岡山報社許可不得轉載。已經許可轉載的,必須注明稿件來源“吉安新聞網”,違者井岡山報社將依法追究責任。
    ② 凡本網注明來源“新華社”的所有內容,版權均屬新華社所有,本網已獲授權使用,任何其他媒體不得從 本網轉載、轉貼或以其他形式復制發表,違者井岡山報社將依法追究責任。
    ③ 凡本網注明“來源:XXX(非吉安新聞網)”的內容,均轉載自其他媒體,轉載的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 息,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,也不對其真實性負責。
    ④ 如因作品內容、版權或其他事項需同本網聯系,請在30日內進行。郵箱zgja2004@163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