千千雀
在村莊里轉了一圈后,我有了一個新的發現,麻雀的數量居然遠遠多于村里的人口。茅檐,院子、草地、農田,菜地,還有樹枝上,全是它們活潑的身影。

曾亮文

在村莊里轉了一圈后,我有了一個新的發現,麻雀的數量居然遠遠多于村里的人口。茅檐,院子、草地、農田,菜地,還有樹枝上,全是它們活潑的身影。

說起來,麻雀算是村里的老住戶了。單從氣勢上看,它們倒更像是村莊的主人。也許比我們更熱愛這里吧,它們總是在村莊里穿行,從容不迫,從沒有外來者應有的生澀。

麻雀身材嬌小,長相普通,灰撲撲的,是典型的一介草民。它們出沒于村莊,對森林卻毫無興趣。通常,它們熱衷于屋檐瓦楞,安家落戶,過著“男耕女織”的生活,一個小小的縫隙,就能將日子過得安安穩穩的。

麻雀習慣集體生活,絕少獨自行動,在村子里,你見過落單的麻雀么?不過,它們的紀律觀念似乎差了一點,從不遵守村里的秩序,一俟天亮,就像鬧鐘一樣將人頑強吵醒,準時而又顯得固執。它們嘰嘰喳喳,語句零碎,你一言,我一語,有問亦有答,像似在商量著家常;它們群飛時,好像隨性而起,實際上秩序井然。有時,它們在電線上召開派對,一排排的站著,偶爾翹著尾巴變化著自己的身姿,吱吱喳喳笑成一團,日子過得有聲有色……

它們對巢的選擇是有一定標準的,一只心細的麻雀在選擇巢址時,對地形往往要經過反復的勘察、考量,人類是不是夠得著?烏鳶是不是進得來?食物源離得遠不遠?都是其慎重權衡的因素。一旦選好址,它們就開始大興土木,整個村子里都是它們匆忙的身影,不知疲倦的。它們往往會銜回來一些枯草,像茅草、莎草、狗尾草之類的,軟乎乎的,這是筑巢的上等原料。有時也會費很大的力氣叼來一些細小的枝條,大概是用來加固房子的吧。巢穴的中間通常都會預留一個足夠的空間。雖然僅一個碗口大,對于它們來說依然是一件浩大的工程。約摸十天,麻雀的愛巢就大功告成。這,就是它們溫暖舒適的席夢思吧。

有一段時間,我對那些向往城市生活的麻雀有了興趣,公園里、街道邊、市場上,我都去過,我花了很多時間去觀察。我發現,面對水泥鋼筋,它們似乎有些迷茫無助,在城市的上空漫無目的地飛著。絕望時,它們會孤注一擲,把家直接安在高壓箱里或者空調箱里。不過,在覓食的時候,面對川流不息的汽車和人群,它們顯得心有惶惑。所以,相對于村里的麻雀,生活在城市里的它們幸福指數未必會高多少。

我曾搭著梯子靠近過麻雀安在我家屋角上的家。我對它們褐色的、杏仁般大小的蛋十分感興趣,還用指尖撫摸過它們可愛的孩子。當然,如此窺探人家的隱私,畢竟有些無理,但是沒有什么可以攔住一個孩子的好奇心的。可是,一旦被麻雀父母發現,它們就會如臨大敵,顯得大為驚恐,拍打著翅膀四處亂飛。通常,麻雀要為養育自己的孩子付出巨大的努力。孩子胃口大得很,麻雀夫婦每天得來往巢穴幾十次,甚至幾百次,真可謂是不辭辛苦,卻又心甘情愿。這樣辛苦的勞作一直要持續近一個月。而它們的孩子一旦長大離巢,就不再回來,甚至連一聲“謝謝”都不愿說就揚長而去。不久的將來,它們會找到一個不錯的伴侶開始自己的幸福人生……

麻雀一天要做的事很多,嬉戲打鬧、唱歌跳舞、或者到池水邊洗洗澡、照照鏡子,日子忙碌而又從容。“嗷嗷空城雀,身計何戚促。”再怎么閑,維持生計卻一直是它們從不懈怠的大事。有時,它們飛落到稻田中,將谷子一粒一粒的啄下來,稻穗里奶狀的汁液它們十分鐘愛,稻穗不僅僅是農民的希望,也關乎著麻雀的溫飽。當然,為了換一下口味,有時,它們會落在樹干上,啄食甜美的水果,或者將花瓣一瓣一瓣的撕下,再痛痛快快地吸食里面的花蜜。大多數,它們跳躍在開闊的草叢中,草籽、種子或者蟲子都是舌尖上的美食。它們簡直無所不吃,表現出強大的適應力。

在捕食時,麻雀經驗特別老道,又顯得很警敏,總是沒有耐心唱完一段小曲或者拉完一段家常,就“嗖”地飛過到另一團樹影中。麻雀數量龐大,卻又顯得卑微弱小。想必,它們也是鳥類中的弱勢群體。它們仿佛對自己的翅膀缺乏信心,所以用餐時,隨時計劃著逃生的路線,一旦可疑的外力靠近,便四處張皇散去,而樹,總是它們規避危機的首選,待危險警報解除后,又立即卷土重來,生活就如此的反反復復。只是,有時為了一口糧食,也會犯下致命的錯誤。有一回,我發現十幾只麻雀陳尸原野,位置處于一個菜園的附近,主人在她新下的菜籽里拌下農藥。而麻雀為了這一份不甚營養的快餐付出了生命的代價……

每到秋收,麻雀就仿佛得到了指令或者暗示,全部跑到田野去,奮力打掃秋后的田野。遺落的谷粒那是上帝的饋贈,田野變成了巨大的糧倉。此時,它們養家糊口變得很輕松,再挑嘴的麻雀都養得肥肥胖胖的。只是,再聰明的謀劃,還得看季節的臉色,大雨滂沱與冬雪覆蓋的季節,它們就得過上杯盤羞澀的飲食起居……

麻雀的心性很高,從不愿充當人類的玩偶。即使一個很有愛心的小孩兒,也難以招安一只固執而又倔強的麻雀,結果往往只有一個:麻雀絕食而亡。因此,麻雀雖然與人類伴生為鄰,卻總是與我們保持著一定的距離。

與人類不遠不近,這正是它們世代相傳的家訓吧?

吉安新聞網版權與免責聲明

    ①凡本網注明來源“井岡山報”、“吉安晚報”、“吉安新聞網”的所有文字、圖片內容,版權均屬井岡山 報社所有,其他媒體未經井岡山報社許可不得轉載。已經許可轉載的,必須注明稿件來源“吉安新聞網”,違者井岡山報社將依法追究責任。
    ② 凡本網注明來源“新華社”的所有內容,版權均屬新華社所有,本網已獲授權使用,任何其他媒體不得從 本網轉載、轉貼或以其他形式復制發表,違者井岡山報社將依法追究責任。
    ③ 凡本網注明“來源:XXX(非吉安新聞網)”的內容,均轉載自其他媒體,轉載的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 息,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,也不對其真實性負責。
    ④ 如因作品內容、版權或其他事項需同本網聯系,請在30日內進行。郵箱zgja2004@163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