蘇醒的河塘
我以為我忘記了家鄉的那幾口河塘。梅雨紛紛又來的時候,我發現,這只是一種粗疏導致的錯覺,它們在我的記憶里暫時睡著了,睡在如煙一樣的時光里,睡在父母的鄉村......

劍鴻

我以為我忘記了家鄉的那幾口河塘。梅雨紛紛又來的時候,我發現,這只是一種粗疏導致的錯覺,它們在我的記憶里暫時睡著了,睡在如煙一樣的時光里,睡在父母的鄉村懷抱里。

出現這樣的錯覺,不僅僅因為時空意義上的別離與疏遠,更主要的是,精神和記憶成天被繁雜的城市影像、被刺促不休的忙碌所覆蓋所篡改。另外,那幾口河塘的確很普通,普通得不能再普通,簡直不值一提。在南方的鄉村,這樣的河塘像星星像棋子一樣到處都是。它們通常只有畝許大小,幾丈見方。炎炎夏日的河塘里,一顆烏黑的頭從這邊廂鏡子般的河面沉下去,幾秒鐘后可以從對岸的草叢中冒出來,驚得悠游的鴨群嘎嘎亂叫,伸長脖子張開翅膀在水面亂竄。雖然我曾經在其中一個河塘里差點淹死,卻仍然覺得它們親切,比之其他宏偉的事物更能鎮定安神。

離開河塘的日子,我偶爾遠涉江湖,見過那條叫龍的長江、見過號稱祖國第一淡水湖的鄱陽湖,見過煙波浩渺的大海一隅。站在它們的腳踝上,“偉岸”這個詞語顯示出真實的形體,江河湖海們心胸寬廣,頭與天齊,光照日月,氣勢磅礴,叫人自慚形穢。我混在很多干澀而虛弱的聲音里,對著它們叫喊,跳躍,歡笑,滿懷欣喜,眼里沁出淚珠也渾然不絕。然后,我又回到城市,囚在孤島一樣的樓里,每天送走一些對于波濤的懷念,每天消耗一點浪花給予的蘊藉和熱情。很多時候,我只能遠望長空,俯瞰街道,把低處的一切當作汪洋來想象和玩味。和家鄉的河塘比起來,城市的街衢更像一條條深廣的河流。流螢一樣的車龍擅長擊碎暗夜的夢境,長于驚擾疲憊孤獨的身影。

五月份,梅雨的簾幕從云端垂下來,不分晝夜,撩不開,也吹不散。它們遮住了遙望的雙眼。城市的邊緣,向著曠野的方向,一派迷蒙。漫漶的水意洶涌而來,大海般的浩瀚打濕我的眼睛。我重又看見家鄉河塘在春天理妝的樣子:她的身軀一天比一天豐滿,凹凸有致,一襲綠色的皺褶長裙,拖滿故鄉的土地。她的眼波被煙雨淘洗得日漸清亮,亮得能點亮每家每戶桌臺上油膩膩的煤油燈,能照見笨重生活里的幽暗。蘆葦和水草是河塘的最親昵者,為了取得她的青睞,近乎瘋狂地生長,幾天之內就將稚嫩的腰肢獻給春風,冒充起明眸之畔的睫毛。午后,青蛙和蟲子聯合舉辦的音樂會,在河塘四周開場,田野、村莊、溝坎仿佛天然的音箱,天籟之音爬滿每一寸鄉土的肌膚,直上云霄。多年之后,我在稀疏的音樂記憶中找到它們理想的命名:《萬物生》,抑或《神秘園之歌》。

河塘的豐盈,是從屋檐下的水滴開始的。坐在梅雨封鎖的老屋里,天地有些灰暗,也有些清冷,萬物都在靜謐地孕育。唯有鋸齒般的瓦楞下,一天到晚都掛滿水線,淅淅瀝瀝,如絲如縷,濺落在爬滿青苔的石子上,濺落在新箍的洗衣盆里,濺落在尋食的雞鴨脖頸里,大地上慢慢蒸騰起紗帳似的雨霧,混合著聲聲犬吠,席卷著縷縷炊煙,將整個世界浸染得如同水墨一般。清涼的雨水,被女人們用盆子接住,清洗衣物;被植物的根系大口吮吸,繁茂枝葉。田野更是張開遼闊的懷抱,醞釀乳汁,以供養萬物。雨水從巷子和田野里開始集聚,沿著墻角、田坎、草地,或歡笑歌吟,或潛蹤匿行,一路向著河塘涌去。小孩子在它們途經的流域用泥巴筑起長堤,用赤腳排成欄桿,試圖擋住雨水的腳步。或者,放一只小小的紙船,希望它長久地駛向一個不確切的遠方去。

河塘,從小就告訴我們一個道理,水到渠成,百川歸海。春天初生未經世事的魚兒,肯定以為豐滿了的河塘就是海洋。海闊憑魚躍。所以,它們也和孟浪的少年一樣,不畏前途艱險,春天啟程,在溝渠中搖擺著光亮的鱗片當做旗幟,逆流而上,想象一場萬水千山縱橫的流浪。這正中了勤快的父親們的心意,他們雖然白天要忙著整理田壟,忙著給莊稼施肥,看上去面無表情,卻早已窺見魚陣的背影,早已心生妙計,深諳地形,預謀了一場收獲。夜晚來臨,他們背上魚簍,支上漁網,帶上歡呼雀躍的孩子,捏著手電筒,來到河塘附近的田地里捕魚。迷迷糊糊的魚在草泥里慌忙逃竄,在腳板底下掙扎,在網兜里跳躍,無計可施。對魚兒來說,孟浪的旅行,讓它們再也找不到回家的路。對我們來說,手電筒在月光地里挖出的一抹光亮,還有那抹光亮下的忙碌和歡喜,追逐和樂趣,卻照徹了鄉村的夜晚,也照徹了童年。

在這個梅雨紛紛的季節里,與河塘有關的往事,伴著河塘,一齊在我的記憶里蘇醒,讓我再次感到了“梅雨”這個詞所釋放的陣陣泥土的腥氣,它和“河塘”這兩個字所氤氳而起的水汽交融,順著記憶漫延到我的心里,令我重新獲得一絲遙遠、清涼而醇厚的回味。

吉安新聞網版權與免責聲明

    ①凡本網注明來源“井岡山報”、“吉安晚報”、“吉安新聞網”的所有文字、圖片內容,版權均屬井岡山 報社所有,其他媒體未經井岡山報社許可不得轉載。已經許可轉載的,必須注明稿件來源“吉安新聞網”,違者井岡山報社將依法追究責任。
    ② 凡本網注明來源“新華社”的所有內容,版權均屬新華社所有,本網已獲授權使用,任何其他媒體不得從 本網轉載、轉貼或以其他形式復制發表,違者井岡山報社將依法追究責任。
    ③ 凡本網注明“來源:XXX(非吉安新聞網)”的內容,均轉載自其他媒體,轉載的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 息,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,也不對其真實性負責。
    ④ 如因作品內容、版權或其他事項需同本網聯系,請在30日內進行。郵箱zgja2004@163.com